关于我们 >校园生活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
用不间断的喜一品注册剧桥段充盈细节
2020-11-21

  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15日开播之后,争议声越来越大,一品注册,该剧评分也一连走低,从2.7分掉到了2.5分,与2018年的把令狐冲改成娘娘腔副角的《新笑傲江湖》已经分数齐平,拿下了金庸改编剧的最低评分。总的来说,这一版《鹿鼎记》的故事人物逊色不少。

  剧中张一山扮演的韦小宝,也因心情浮夸、肢体行动夸诞而不能被观众接管。16日晚,张一山事情室回应演技争议称,“小宝还在生长,感激各人的发起”。张一山也坦言接管观众的差异评价,“千万不要把我当特好的演员,因为我也有演欠好的时候”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师文静

  粉碎了原著脚色

  演出有点小儿科

  《鹿鼎记》作为金庸先生的封笔之作,金庸的写作已到达了随心所欲的阶段,该小说也被“金迷”奉为经典中的经典。韦小宝作为金庸作品中的出色形象,是一个颠覆武侠江湖的“反英雄”脚色,他武功不能自保,典范的不学无术,但给读者带来的阅读体验是奇妙的。金庸说韦小宝的存在“不是不行能的事”,作者用游戏之笔对韦小宝举办了活龙活现的塑造。

  原著中韦小宝企图多端但又极尽真诚,他对“小玄子”的“忠爱之心”人尽皆知;他攀龙趋凤、油滑刁钻但要害时刻又愿意“割下脑壳来给你”,很有大丈夫的气概;他能在江湖上坑蒙诱骗,也能秉持江湖义气,好比针对“茅十八”、天地会等的行为办事,都是大写的“义”字;他贪财敛钱,但却把钱作为他行事的一种东西……这个脚色是人性富厚多变的集大成者。用金庸本身的话说这是一个写得“现实一点”的人物,“在某种水平上反应中国人性格上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,有一些自省的意义。”

  韦小宝毫不是一个只剩不学无术、说谎整人的搞怪脚色。之前多版影视化的《鹿鼎记》中,观众真正满足的韦小宝可以说并没有呈现。观众对每一版本的《鹿鼎记》都抱有一按等候,但愿能把这小我私家物身上“正”与“邪”的悖论泛起得完美化。

  最新播出的张一山主演版本《鹿鼎记》酿成了大型“翻车现场”,尤其是韦小宝、建宁公主、海公公等脚色夸诞、搞怪的演技,让整部剧显得很低幼。

  剧中,包罗张一山在内,演员的整体演出气势气魄很是小品化、无厘头化。可以看出来,张一山很尽力、很敬业,他试图以用力到青筋袒露的大幅度面部心情、大幅肢体行动来表示韦小宝嬉闹、作怪的一面,但假如观众连看十集,韦小宝都处在“面部多动症”中,会感受很累,也很难过。好比,剧中韦小宝多次挨打、被打晕,都是怒视、张嘴、皱眉、翻白眼,这种演出太小儿科了,像是动画片的搞怪脚色在逗小伴侣笑。

  韦小宝首先是一个接地气的人物,再就是一个可爱的普通人物,不能将其演成一个流里流气、太过猥琐的耍宝小丑。原著中韦小宝就是一个矮个子普通人,此刻转头看陈小春的“苦瓜脸”韦小宝更贴近。

  剧中想要制造喜感的海公公、建宁公主等脚色,都演出得不尽如人意。田雨扮演的海公公在喜感、毒辣、阴谋间拿捏不到位,看起来怪里怪气,脚色也莫名其妙地死了。唐艺昕扮演的建宁公主很生动、多动,但演出同样夸诞。剧中康熙这个脚色很“弱”,在鳌拜眼前像个“憨憨”,鳌拜让其杀掉苏克萨哈,康熙给出的竟然是傻笑。那种剑拔弩张、要杀鳌拜的情绪一点看不出来。

  看这部剧,用李成儒老师的话来形容,就是“如坐针毡,如芒在背,如鲠在喉”。

  剧情删减严重

  失去逻辑性

  海公公为什么莫名其妙死了?因为新版《鹿鼎记》故工作节删节严重,没看过原著或其他版本的观众,基础看不懂。

  对比于其他版本,新版《鹿鼎记》故事希望飞速但又不连贯。该剧前四集就像赶场子,丽春院一闪而过,明史案没有交接,韦小宝“一秒”进宫,韦小宝杀死太监小桂子也改成海公公误杀,鳌拜啥事儿没干第二次表态就被捕了,海公公很无头绪地死在“太后”手下,韦小宝和天地会的干系简化到极致,唐王、桂王之争没交接,很是多的剧情都是一闪而过,没有了巨大的抵牾斗嘴,故事像挤掉英华的“简笔画”版。

  编剧可以大笔一挥随意删改,该剧的道具也不消心。被网友遍及吐槽的瓜尔佳鳌拜府邸写着大大的“鳌府”,就证明剧组的不严谨。

  也可以说,这部剧删掉和改编了大量的剧情,导致“韦小宝”这个脚色彻底失败。剧中韦小宝没有了一进宫就面对的存亡决议,只陪着海公公“演戏”就行了。原著泛起出来的韦小宝在海公公、天地会、康熙和太后等人眼前面对的保留压力都没有了,这个脚色机警机动、阁下逢源的本性没有揭示出来。人物缺乏魂灵,演员自然只能用夸诞的演技来演一个皮毛。

  假如说金庸先生的《鹿鼎记》是带有人世辛酸、嘲讽意味的严肃喜剧,那么剧情毫无头绪、演出夸诞的新版《鹿鼎记》就酿成了闹剧。

Copyright © 一品注册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